股票在线配资

全球央行月报:加息之路越走越彷徨 全球更多央行进入观望模式

发布日期:2024-04-25 10:08    点击次数:166

  在发达国家央行加息之路走到尾声之际,暂停加息的央行数量也越来越多,进入观望模式。

  在刚刚过去的9月,美联储、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澳大利亚央行等纷纷按兵不动。回归正常货币政策的土耳其央行暴力加息500个基点,通胀压力下的俄罗斯央行加息100个基点,欧洲央行小幅加息25个基点,巴西央行则继续降息50个基点。

(数据来源:各央行官网、21世纪经济报道)

  在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央行加息周期尾声,观望与彷徨成了主角。随着鹰派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加息周期走到尾声,而鸽派日本央行正酝酿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各大央行鹰鸽格局或将逐步改写。

  美联储再度“鹰派暂停”

  9月20日,美联储宣布将利率维持在5.25%~5.50%不变。继今年6月后,这是美联储今年第二次暂停加息。

(数据来源:美联储、21世纪经济报道)

  整体而言,这是一次“鹰派暂停”。美联储强化了鹰派立场,预计年底前将再加息一次,2024年全年货币政策将比之前预期的要紧缩得多。在备受关注的点阵图中,美联储不仅暗示年内还会再加息一次,同时之后也将在较长时间内维持利率不变,对明年降息幅度的预测从6月的100个基点直接“腰斩”至约50个基点。此外,2025年的利率中值预期也上升50个基点至3.9%。

  在美联储“鹰派暂停”背后,顽固的通胀数据是主因。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美国8月CPI同比涨幅从7月的3.2%反弹至3.7%,连续两个月走高;8月CPI环比增速升至0.6%,创下14个月来最高。此外,8月核心CPI也意外加速攀升,环比增长0.3%,高于7月的0.2%;8月核心CPI同比涨幅为4.3%,低于7月的4.7%。

  在最新的预测中,美联储将2023年的PCE通胀率预期从6月的3.2%上调至3.3%,2024年为2.5%,持平于6月,2025年的预期从2.1%上调至2.2%,更长期预期持平于6月的2.0%。此外,美联储将2023年核心PCE通胀预期从6月的3.9%下调至3.7%,2024年为2.6%,持平于6月,2025年的预期从6月的2.2%上调至2.3%,更长期预期为2.0%。

  除了高通胀压力,相对具有韧性的经济也给了美联储维持鹰派的底气,美联储将描述经济活动扩张的措辞从适度(Moderate)改成了坚固(Solid)。在最新的经济预期中,美联储对2023年美国GDP的预期从三个月前的1%跳涨至2.1%,2024年的经济增速预期也从1.1%上升至1.5%,长期经济增速预期则维持在1.8%。

  在利率决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强调了美联储维持通胀稳定的重要使命,坚决致力于将通胀率降到2%,没有价格稳定就不会有强劲的就业市场。鲍威尔小心翼翼地避免给市场留下已经结束加息的印象,多次强调将在适当的时候进一步加息。

  欧洲央行暗示加息周期或已结束

  在经济阴霾笼罩下,欧洲央行的加息之路或已结束。

  9月14日,欧洲央行加息25个基点,将主要再融资利率、边际借贷利率和存款机制利率分别上调至4.5%、4.75%、4%,存款机制利率创下纪录高位,主要再融资利率创2001年7月以来新高。这是欧洲央行自去年7月以来连续十次加息,已累计加息450个基点,为有史以来最快的紧缩步伐。

(数据来源:欧洲央行、21世纪经济报道)

  对于加息的原因,欧洲央行坦言,欧元区的通胀将继续下降,但预计仍将在长时间内维持在一个过高的水平,管委会决心确保通胀回归2%的目标,因此做出了加息的决定。8月份欧元区通胀下行趋势意外停止,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受食品价格上涨与能源价格跌幅放缓影响,欧元区8月调和CPI初值同比上升5.3%,高于预期的5.1%,与7月持平;环比增长0.6%,高于预期的0.4%,也高于7月的-0.1%。

  不过,此次利率决议仍是“明鹰暗鸽”。在欧元区经济低迷的情况下,欧洲央行暗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上调利率。根据目前的评估,欧洲央行认为利率水平已经达到限制性水平,如果在足够长的时间将利率维持在当前水平,将对通胀及时回归目标做出重大贡献。

  在欧洲央行此次咬牙加息背后,欧元区类滞胀困境一览无余。一方面,欧洲央行上调了今明两年的通胀预测,预计2023年平均通胀率为5.6%,高于6月预期的5.4%;2024年平均通胀率为3.2%,高于6月预期的3.0%;预计2025年通胀率为2.1%,低于6月预期的2.2%。另一方面,欧洲央行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测,欧洲央行预计2023年GDP为0.7%,6月预期为0.9%;预计2024年GDP为1.0%,6月预期为1.5%;预计2025年GDP为1.5%,6月预期为1.6%。

  英国央行内部分歧重重

  在连续14次加息之后,受8月通胀数据意外降温影响,英国央行9月宣布暂停加息。9月21日,英国央行以5:4的投票决定暂停加息,将关键利率维持在5.25%,为2008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数据来源:英国央行、21世纪经济报道)

  与分歧重重的投票相呼应,英国央行行长贝利也发表了微妙且平衡的讲话:“通胀正在下降且预期将在年内持续下降,这是一个好消息。英国央行之前的一系列加息正在起效,但通胀并未达到目标,显然没有自满的空间。英国央行将密切关注未来是否需要继续加息,同时也会将利率维持在高位足够长时间,来确保实现政策目标。”

  在英国央行暂停加息背后,英国8月CPI意外降温,为英国央行暂停加息打开了大门。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通胀最严重的国家,英国8月CPI同比上涨6.7%,降至18个月来的最低水平。核心CPI同比涨幅也从7月的6.9%大幅降至6.2%,服务业通胀率从7.4%降至6.8%。

  对于通胀前景,英国央行预计,通胀在短期内将显著下降,尽管油价上涨再次带来压力,而服务业通胀预计将保持高位。随着经济放缓,预计中期内通胀率将降至2%以下。目前的通胀率仍是2%目标的三倍多,货币政策委员会预测消费者价格通胀将在2025年第二季度达到目标。

  此外,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也对经济停滞不前表达了担忧,7月英国经济产出萎缩了0.5%,降幅超过预期,而且官方数据显示失业率上升,职位空缺减少。对于经济前景,英国央行将第三季度GDP增长预期从0.4%下调至0.1%,2023年下半年的潜在增长可能比8月份预测的0.25%更为疲弱。

  不过,英国央行仍为未来加息留下了空间,重申了之前的指引,将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保持足够的限制,以使通胀达到目标。如果通胀持续存在,需要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

  澳大利亚央行三度“按兵不动”

  在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洛威主持的最后一次会议上,澳大利亚央行连续三次按兵不动。9月5日,澳大利亚央行将基准利率维持在4.1%水平,保持在2012年以来高位,符合市场预期。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央行、21世纪经济报道)

  尽管澳大利亚央行继续按兵不动,但同时也强调,坚决将通胀率恢复到目标水平,未来可能需要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对于未来的政策路径,洛威在会后声明中表示:“可能需要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以确保通胀在合理的时间内恢复到目标水平,但这将继续取决于数据和不断变化的风险评估。”

  与其他央行类似,澳大利亚央行也面临抗通胀和稳经济双重挑战。洛威承认,软着陆的道路是“狭窄的”,同时重申澳大利亚央行将尽一切努力使通胀回到目标水平。

  今年4月4日,澳大利亚央行一度宣布暂停加息,将政策利率维持在3.6%,成为美国银行业危机爆发后首个暂停加息的主要发达国家央行。但到了5月和6月,澳大利亚央行两次意外加息25个基点,7月则再度暂停加息,7月、8月、9月连续三个月按兵不动。连续按兵不动或许意味着进一步加息的阻力更大,未来经济数据可能需要出现意外变化才能促使进一步紧缩。

  与美联储加息5.25个百分点相比,澳大利亚央行迄今只加息4个百分点。澳大利亚央行加息力度比美联储要小,这反映出加息对主要依靠浮动利率抵押贷款的澳大利亚借款人的影响迅速传导。根据澳大利亚央行的数据,截至去年10月初,在澳大利亚总价值约为2.1万亿澳元的住房贷款市场中,仅约35%(7350亿澳元)的住房贷款为固定利率抵押贷款,而在这些固定利率抵押贷款中,又约有65%(4780亿澳元)的住房贷款将于2023年底到期。澳大利亚还是发达国家中家庭杠杆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债务与收入比率高达188%,这一特征也凸显了澳大利亚央行必须谨慎行动的重要性。

  对于未来的货币政策,经济学家普遍预计澳大利亚央行还需要至少再加息一次,将借款成本提高至4.35%,目前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处于3.7%的超低水平,通胀率仍然居高不下,预计到2025年底CPI才会回到澳大利亚央行2%-3%的目标。

  鸽派央行酝酿“转鹰”

  在美联储、欧洲央行等加息之路迎来尾声之际,动作缓慢的日本央行正在酝酿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

  9月22日日本央行继续保持超宽松政策,维持利率不变。日本央行在议息会议后的政策声明中表示,将维持短期利率在-0.1%的水平,并将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限制在0%附近。

  自从今年4月植田和男正式接替前任黑田东彦接管日本央行以来,外界对政策转向的猜测从未停止,这位年内新上任的日本央行掌门人可能会改变日本长达十余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

  今年9月,日本央行终于释放了货币政策转向的信号。植田和男表示,如果他确信工资和消费者物价出现了可持续增长,那么结束负利率将被提上日程。日本央行可能在年底前获得足够的数据,以决定是否可以结束负利率。

  日本央行酝酿货币政策正常化背后有两大关键因素:一是日本国内的通胀趋势,二是不断加速贬值的日元。

  过去的许多年里,日本央行一直以通胀前景低迷作为继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理由,但如今日本的通胀态势已经发生了变化:物价上涨压力以及结构性和周期性因素的综合作用加大了工资压力,导致通胀预期也开始上升。

  除了通胀高企,日元持续贬值也加剧了日本央行的压力。日本和美国之间不断扩大的利率差距是日元走软背后最关键的因素,收益率较高的美元更具吸引力。但如果日本央行明年开始扭转负利率政策,同时美联储有望在明年降息,那么接下来强弱格局将逆转。

  全球央行鹰鸽格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随着通胀回落和经济压力加大,本轮加息周期“火力全开”的美联储可能在四季度结束加息周期,并可能在明年启动降息,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也处在加息周期尾声。但随着日本通胀和日元贬值压力加大,日本央行将在年底评估负利率政策,并可能于明年正式退出。








    Powered by 股票配资排名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